九日|关系

海中的水绝尽,江河消散干涸。人也是如此,躺下不再起来,等到天没有了,仍不得从睡中唤醒。这是<约伯记>里一段关于死的描写。

20130414-092710.jpg
一周前不经意间又翻开安妮宝贝的一部旧作,一段关于生与死的文字想先与大家分享。

"死亡,是一个人肉体的彻底停顿。因为这停顿,他所有的苦心经营似乎失去意义。肉体的欲望与无助,从来都不能与时间做抗衡。但在他死去的时候,他获得平静,就如同他脱去身上的旧衣,突然摆脱束缚获得自由。我们会因为见到最爱的人的死亡,而感受到他的新生,并因此而获得平静。

死,不会是生的一个对立面。它与生之间的关系,仿佛是彼此映照在一面镜子中的影像。没有差异。彼此包括。并且无时无刻在互相观望和对峙。

人与人之间最大的区别,其实是他们对待死亡的态度。他们如何面对死亡的命题,决定了他们会如何选择对待生命的方式。

生命始终都有它值得敬畏的奥秘存在。对痛苦的担当,就如同对喜悦的渴望,需要以赤子之心坦然相对。"

以前只是认为安妮宝贝的文字很小资很颓废,原来那是没有切身体会不理解,只是看到了文字表面的华丽没有看到里面的禅。

人生就是一个不断进行自我修行不断渡的过程,所有人都不愿意离开光亮,因为彼岸是一条没有回头的路,是一个未知灰暗的世界。但是只要你的心里一直亮着一盏灯,那么即使在最黑暗的夜你也不会害怕,因为你知道,那是一种归宿。

20130414-092428.jpg

"记得小时候还没有隧道和高架,我每个礼拜都会坐摆渡从浦西来到浦东,然后你会在轮渡口接我。"那是我对大阿姨说的最后一句话。她有些迷糊地说是,侧头望着没有阳光射进来的窗。我想像她当时眼里的世界会是什么样子,是对每一口吸入的空气、咀嚼的食物,对窗外风吹树叶飘落,对所有人对她的好更加感激,还是对这个世界的心灰意冷?我更愿意相信是前者。这是一个你没有办法设身处地考虑的境况,当坚强乐观感恩被真真切切肉体伤的痛苦所震撼的时候,精神是很容易崩溃的。心里面有说不出的痛当她仍然欢笑的和大家说话,仍然处处想着别人,在她眼里,所有人应当都是很美好的,因为她就是一个美好的女子。

生命没有所谓的公平不公平,因为那不是一个简单的数学题。处处讲究公平权利地位名气的人一定很累不自由,那么他就不会是一个幸福的人。在我眼里,大阿姨是一个幸福的人,因为她知道如何排除痛苦,看到生活中的光明,并且与她爱的人们分享这团火焰。

昨天早上醒来,眼前是海和起伏连绵的山脉,冰雪还没有完全融化,山中的雾气是山海看起来有些朦胧。风吹着树哗啦啦的直响,是冰岛独有的。突然没有原因的就想到大阿姨,如果她能看到这样的景色该有多好?我是那么的幸运,独自贪婪了这一切,那是一种自私可怕的感觉,因为爱人的死亡而获得的平静,仿佛是一种新生,从而更加珍惜眼前爱我与我爱的人。有人说过的一句话很有道理,翻译成中文就是:如果一个人一只脚踏在"过去",一只脚踩在"未来",那么他会做什么?他会在"现在"上面撒尿。那是最愚蠢的事情,不是吗?

所以,我希望所有我爱和爱我的人们都可以珍惜眼下,抱着一颗感恩的心,自由的生活。

20130414-092326.jpg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